365bet游戏官网

【法制热点】通过法律怎么看待“聊城假药案”

发布时间:2019-03-26 19:39| 阅读:

想常胜,找常盛!
微信公众号搜索 — 常盛法宝,关注之后即可免费咨询。



 

聊城假药案件,主要讲的是20184聊城市肿瘤医院陈宗祥主任医师给一名患小细胞肺癌以及膀胱癌的患者介绍了一种国内没有上市的药品卡博替尼,并让其自行购买。在其他人手上购买服用后,患者死亡。之后患者家属通过媒体舆论对他们进行施压,最后陈医生个体被追究行政责任,提供药品之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这和以前大家所熟知的《我不是药神》里的为“帮助病友”挺而走险代购未经批准的进口药的情节竟然如此相似,但从荧屏搬入现实也就是现在的“聊城假药案件”却有那么大的不同。

 

据媒体报道,中国是癌症大国,全球20%的新发癌症病人在中国,24%的癌症死亡病人在中国,肝癌患者的新发率、死亡率甚至达到50%。癌症患者抗癌之路的不易,不断被媒体报道,他们是被称为“生活在悬崖边上的人”,“想活着的人”。正是这群癌症患者群体的求生欲,催生出了一批批为患者代购“假药”的销售者。虽然生产、销售假药罪的改变,有效打击了不具有药效的“假药”制售行为,但也将未经批准进口药的代购行为认定为犯罪。正是这种现实情况,令“帮助病友的人”被认定为是犯罪。这便是情理与法律的碰撞!

 

那么就这件事而言,我们站在法律的视角,讲一讲。

 

 

一、假药认定的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下同)、销售假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假药:

  • 药品所含成份与国家药品标准规定的成份不符的;

  • 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者以他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的。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 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

  • 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

  • 变质的;

  • 被污染的;

  • 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

  • 所标明的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的。

 

综上所述,所有进入中国境内的药品都必须经过审批,否则无论此类药品在国外是否合法,在中国一概以假药论处。只要该法律条文不被修改或者废止,卡博替尼之类的未经国家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均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假药。

 

 

 

二、陈医生为什么

被追究行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

医师在执业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违反卫生行政规章制度或者技术操作规范,造成严重后果的; (二)由于不负责任延误急危患者的抢救和诊治,造成严重后果的; (三)造成医疗责任事故的; (四)未经亲自诊查、调查,签署诊断、治疗、流行病学等证明文件或者有关出生、死亡等证明文件的; (五)隐匿、伪造或者擅自销毁医学文书及有关资料的; (六)使用未经批准使用的药品、消毒药剂和医疗器械的; (七)不按照规定使用麻醉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精神药品和放射性药品的; (八)未经患者或者其家属同意,对患者进行实验性临床医疗的; (九)泄露患者隐私,造成严重后果的; (十)利用职务之便,索取、非法收受患者财物或者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的; (十一)发生自然灾害、传染病流行、突发重大伤亡事故以及其他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健康的紧急情况时,不服从卫生行政部门调遣的; (十二)发生医疗事故或者发现传染病疫情,患者涉嫌伤害事件或者非正常死亡,不按照规定报告的。

 

根据上述条例可知,陈医生存在建议患者使用卡博替尼药品的行为,并且其将药品记录在患者住院病历的医嘱中。虽然只是向患者建议使用卡博替尼,但是陈医生将该药品写入病历医嘱的行为足以认定其在诊疗过程中使用了未经批准使用的药品。

 

大家应该知道,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病,不同的阶段,使用药品的时候,有不同的剂型、用法和用量;而且,不同体质、不同年龄的人,可能有相应的禁忌和不良反应;因此,医护人员作为专业群体,担负着患者的高度信任,一言一行都可能决定着患者的生死,这种情况下,在风险不可把控之时,陈医生贸然推荐,是否把患者置于一个更大的风险之中?比方说:在这件事上,卡博替尼药品使用情况的监测、报告和反馈谁来负责,一旦出现不良反应,怎么办?还有,不同的生产厂家的产品,可能还有不同的注意事项,特别是,国内买不到的药品,患者或家属在“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下,买到假货怎么办?

 

 

三、提供药品之人是否

一定要被追究刑事责任

 
 

 

在该案中,陈医生涉嫌的罪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生产、销售假药罪,该条第二款明确规定,本条所称假药,是指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属于假药和按假药处理的药品、非药品。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关于卡博替尼属于未经国家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是法律意义上的假药问题,聊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具的《关于Cabozantinib Tablets 60mg 的认定意见书》已经做出了认定。

 


关于销售假药行为的界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没有明确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明知是假药、劣药而有偿提供给他人使用,或者为出售而购买、储存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销售。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认定销售行为应符合以下条件:1、明知是假药;2、有偿提供给他人使用;3、存在为出售而购买、储存的行为。

 

 

此次聊城假药事件的本质在于陈医生缺乏风险防范意识。退一步讲,即使患者自行购买的卡博替尼是合法的药品,陈医生的行为也违反了医疗机构关于患者自备药物的使用规范,即医务人员在使用患者自行购买的药品时,应当履行相应的审批和告知程序,向患者明确说明使用自备药物可能出现的风险,并且应当形成书面文稿,由患者或者其近亲属签字确认,这样才能有效的避免医疗法律风险。

 

最后,小编觉得民众对于医疗、药品的关注度是非常高的。毕竟,生老病死,谁都逃避不了,一旦病了,都离不开医疗、药品,所以如何给公众一个安全、高效、可信赖的医疗环境,需要公众的参与、媒体的监督,以及法治的保障!遵纪守法,共创未来!保障维权,善用自身权利!

 

 

如有相关问题,请联系我们,想了解更多法律知识,请关注我们!

400-011-9686

全国咨询热线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8 广东泰旭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06300号-5